他庄严种下
信念的种子
以严肃的宣扬
新一轮蔷薇的争艳

友善的太阳
绅士模样,拉低帽檐
冷色的城
优雅吸收适宜的色彩
拎走市民沉重的暴躁
那一天风儿太疯狂
上帝因此,
终日忏悔。

我好像看见另一双
你的眼睛
可惜你如诗
你的眼比诗更明媚。

Last modification:March 19th, 2020 at 11:54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