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畔初见月
月走我也走

她去潮汐
我在月影里赶路
她往蓬莱
我就买张
单程船票
桨都浸得苍白
水手害了病

赤土,晚雾,梦已出芽
海浪,清晨,鱼跃三番
只可怜,我目力
不及月的踪影
甚至我也害了病

清虚的月光
都卷进风里
这并非我的风
故土温热,
而青草香的风

腾空大脑的血肉
试着,塞下一整轮月
可惜月也害了病
无端地雀跃
清醒的黎明——

终将月亮点燃
我盯着,
月如灰烬。
微光中的帆桨;
琥珀里的夜色。
狂风乍起,

   蓬莱已过

这是我写得最痛苦的一段文字之一,它是为一场比赛而生的。约18年11月

Last modification:March 20th, 2020 at 12:04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