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路过了浓密的椴树叶
有几声呢喃
特别好听
浅浅流苏顺着风流动
我在纸上写下三言两语
不敌那俏皮的东南风又起
我说:这里面有奥秘
妈妈悄悄跟我说:
知道这秘密的只能我和你

Last modification:August 8th, 2019 at 10:53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