铅笔他
双脚磨平了纸张
两手修饰着岁月的棱角
月亮升起时
他便又矮掉一截
衣帽渐渐立不住一个人形
先是裤腿的空空如也
到肩颈的下沉
岁月的每一分每一毫都在报复他
他唱的歌
只有他的衣帽听到
他行的路
人们都淡忘。

Last modification:March 20th, 2020 at 12:20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